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2个月54家IPO终止!有的排队三年终“告别”,这类企业“撤单”多

时间:03-03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38

2个月54家IPO终止!有的排队三年终“告别”,这类企业“撤单”多

转自券商中国开年大撤退。2月29日,创业板IPO企业华菱电子撤回上市申报材料,至此,2024年1—2月IPO终止家数已达54家,较去年同期增长近15%。沪深北三地交易所的IPO终止家数大体一致。其中北交所多达18家企业“撤单”,数量之多,已较去年同期翻倍,体现出北交所IPO严监管态势。随着IPO整体市场审核持续收紧,以及逆周期调节仍在进行当中,券商中国记者从多家券商投行人士了解到,今年年初以来已审慎评估在审的IPO项目,“我们和同行一样会对在审项目进行取舍,发行人业绩出现大幅下滑的,或是发行条件不符合当前监管要求的,陆续会撤下来。”华北一名券商投行人士表示。9家未答首轮问询即终止今年开年以来,多家IPO企业选择终止上市路。根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,包括注册环节终止、因上市委否决而终止在内的,2024年1—2月A股市场共有54家IPO企业“折戟”,相比去年同期的47家增长近15%。其中,沪市有19家,同比增长72.73%。深市终止情形有所减少,开年共有17家,同比减少近四成。值得注意的是,北交所有18家,终止家数与沪深两市基本一致,增长高达125%。自去年下半年进一步深化改革后,北交所成为不少IPO企业的期待,如今其高企的终止家数是否会成为长期趋势,值得持续关注。谈及开年终止家数增加的原因,有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有很多,有的因为去年内外经济环境变化,发行人业绩大幅波动,盈利能力可能不具有持续性;有的因行业政策或监管环境变化;有的存在诉讼纠纷或行政处罚等。从排队时间来看,上述终止的54家IPO企业中,创业板IPO企业菲鹏生物排队时间最久,超过1100天。该公司早在2020年12月申报受理,2022年3月才上会并获得通过,但“提交注册”后迟迟未有进展,两年后才有了结果,成为2024年首家终止注册的IPO企业。排队审核同样逾千日的还有创业板IPO企业博菱电器,该公司在2021年4月申报受理,次年11月上会并获得通过,但在今年2月依然撤材料。排队时间较短的为沪市主板IPO企业和特能源,该公司申报材料在去年9月底获得受理,然而不到6个月就“撤单”。从审核进展来看,上述终止的IPO企业中,多数是在被交易所进行问询后才撤材料。部分企业在终止前一度被问询3轮。记者亦注意到,有4家沪市主板IPO企业自受理后未推进实质性进展就终止了。四家企业分别为毛戈平化妆品、亳州药都农商行、剑牌农化、认养一头牛。上述企业均为核准制时代申报的IPO,随着2023年年初全面注册制实施落地后于2—3月期间平移至交易所审核。一年后,这四家企业未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就终止了。有9家IPO企业尽管被交易所进行首轮问询,但尚未披露任何答复文件,就撤回申报材料。另有2家IPO企业在过会后撤材料,除了前述博菱电器外,还有北交所的IPO企业聚合科技。上市路因此戛然而止。终止企业面面观54家终止的IPO企业有哪些共性,亦是市场关注的话题。根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,从行业分类来看,今年1—2月54家终止IPO企业来自18个行业。其中,以“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”为主,共有11家IPO企业“撤单”。不过,该行业历年来是申报IPO的大热门领域,相应地终止家数有所增加。排名第二的是“专用设备制造业”,共有8家IPO企业终止。而“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”及“医药制造业”紧跟其后,分别有6家IPO企业撤材料。涉及“衣食住行”的消费类IPO企业的终止潮仍在延续。据悉,去年下半年以来,消费类IPO终止家数已超过30家。而在今年“撤单”的企业中,比如前述“认养一头牛”就来自食品制造业;毛戈平化妆品虽行业为“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”,但其主业为彩妆、护肤系列产品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等。在业绩方面,终止企业的利润规模分化较大。沪市主板及深市主板的终止企业中,多数净利润规模超过亿元。北交所的部分终止企业净利润规模相对较小,有9家2022年净利润低于5000万。值得注意的是,科创板有两家“撤单”的IPO企业,其净利润为负值,计划采用第五套上市标准上市,分别为捍宇医疗和爱科百发。据悉,“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”因允许突破关键核心技术、拥有原创引领技术,但处于研发阶段尚未形成收入的企业上市,而在过去一年备受争议。这套上市标准在当年出台后,被认为可以覆盖创新药企或是支持医疗器械“硬科技”企业,主要因为这类企业在研发阶段难以形成稳定的盈利能力。不过,由于亏损企业上市引发A股投资者热议,IPO企业若使用该套上市标准将会面临更慎重的审核。数据显示,2023年以科创板第五套标准成功在A股上市的只有智翔金泰一家。涉27家保荐机构随着注册制实施,监管层加大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力度,压实“看门人”责任。监管层将“IPO撤否情况”纳入对保荐机构的考核。从今年1—2月54家IPO终止企业的保荐机构分布情况来看,共涉及27家保荐机构。其中,头部券商终止数量较多。数据显示,中信证券与中信建投证券分别有7家IPO企业终止。中金公司有5家;民生证券有4家。此外,华泰联合证券、开源证券各有3家IPO终止。北京一家中小型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,当前不少保荐机构审慎评估在审的IPO项目,会进行取舍,判断哪些项目在当前监管环境下不适合上市,“我们也会这样评估。”一名资深的投行人士谈道,撤回的项目并非都因为财务造假问题,可能上市定位未能说服监管;还有的是业绩风险。近期,证监会表态称,将坚持以投资者为本,从严审核拟上市企业,对违法违规、侵害投资者利益的行为严惩不贷,用监管的威慑力让企业不敢“带病闯关”,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。在发行上市监管工作中,持续加强全链条把关,严审重罚财务造假、欺诈发行。将大幅提高拟上市企业现场检查比例,以上市公司质量的提升回应投资者的关切。责编:彭勃校对:祝甜婷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